心眼吃鸡肋

喜欢做只咸鱼,但更喜欢和你在一起
企鹅请戳2646003774

【吉良露】回首却不是从前·三(完结!!)

#重申!cp是吉良吉影x岸边露伴♪
#拖了这么久终于填上啦!!希望这次深夜发骚还令人满意(。)
#最近有点瓶颈期呀,不管是画画还是码字都有好多东西堵在指尖无法流露。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对cp,以后尽量也不会白嫖!!!!
————————————————————

岸边露伴的恋人叫吉良吉影。
  看着吉良合上眼睑,脸上浮起渐渐褪成白色印上文字,岸边露伴不想看那繁琐的文字表达着什么,他不想伤害到自己。让浑身酥麻的恐惧,像癫狂了一半的颤抖,对着理性在你好和再见之间无法抉择。
  喜欢或者不喜欢,爱或者迸发而出的热爱。明明尝试着要抛掉多余的感情,却不可能。人总是会被自己伤害,人自己总是最伤人的。
  他笔尖顿转流连,最后写出的是「你无法反抗岸边露伴」。
  四目相交,露伴哑然。
  “做我男朋友吧。”
  吉良木讷地应了,露伴脸上的狂喜昙花一现,随后被深深埋在心底,直至搅碎了,烂了,变成浆糊涂在心房心室上,因为吉良吉影根本没有爱过岸边露伴,他不爱任何人。
  他看到吉良脸上挂不住的尴尬和无助,他话语酝酿的过分,却不知道从何开口。要从嘴角滴下来就归于空气中,消散成水分。
  “亲我一下。”
  这大概是露伴最傻的一个决定,他眼看吉良握住他的两手慢慢靠近,呼吸贴近扑在脸畔,滚烫地气息要把露伴烤化了,那有点干燥的唇瓣贴在唇上深入摩挲,露伴和吉良悄悄闭上了眼睛,一个没有感情和温度却绵长的吻,也可以让人如痴如醉。
  不属于你的,你得到了,反而会倒胃口。
  露伴像嘲笑自己,越狠越好。把温厚的怀抱排斥的老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狭窄的房间。对于他心里的思绪来说,致命的狭窄,挤破神经快要窒息。
  那年岸边露伴19,吉良吉影32。
  露伴约了吉良去游乐园,电话对面爽快地答应下来,随后是磕磕绊绊。
  “要忙工作就算了。”
  “你不要紧吗?”
  “……”
  岸边露伴从来不奢望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游乐场的门票在手里揉搓出千百道折痕,有些泛白,被手汗湿润。
  “明天见。”
  最后一个音节撂下结束通话,吉良吉影气都堵在肺管上不去也下不来。吉良发现自己的异常了,他试图解决但找不到原因也找不到办法。他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一睁眼就是露伴欲哭无泪的脸,他的手搭在自己身上传播着温度,非常非常微弱。
  男朋友?越是咬文嚼字就越不安。
  游乐园。吉良吉影准备好一件羊毛背心,打点的稍微好些就是了,露伴还像平常一样打扮,碎发都束起来留下俊俏的脸,阳光下眼睛半眯着。
  好死不死地坐了过山车,再好死不死地去看5D电影,好死不死把所有设施玩个尽兴,两人也并没有多高兴。露伴自始至终阴沉着脸拍照,偶尔会说几句闲话,话稍挑红了脸,引起吉良的笑意。
  露伴真爱看吉良就这样笑起来,即使在这一整天的行程中微乎及微,也足够露伴高兴几百天。
  天色好不容易熬到藏蓝色,从一边到另一边,层层叠叠地黄色过度到橙色,紫色到蓝色没入黑暗,瑰丽壮观。
  “走,摩天轮。”露伴迫不及待地扯起吉良的手朝着那座巨大的设施疾步。晚间坐摩天轮的人太多了,为了能赶上只能紧着赶,到达的时候刚好还剩一两个车厢。
  露伴没注意到手心中紧握住的是怎样的重量,牵着吉良无法释然。
  坐上摩天轮,吱吱呀呀地声响伴随着车厢缓慢的动作,整个杜王町笼罩在暗夜中的宁静映入眼帘。不像大城市一样灯火通明,不明不亮的灯沉淀着人心。耳畔哗然,漆黑的夜幕上绽放开五彩的花,巨响后美丽的事物绽放,再消逝。一切都太快了,只是拍照都让露伴得不到闲隙。
  偶尔扭头看过去,发现吉良在看手表。斑斓地光打出他脸庞稳重,颧骨的棱和眼里柔和都在烟火中化为青烟流到露伴心里。真可惜一派柔和的风吹不进这座封的严严的车厢,可惜没有一绺风把吉良的心吹开。
  “吉影哥哥,快看!”
  古旧的称呼不经意间从嘴里弹出来却毫无自觉。吉良顺着透明上有几道刮花的玻璃看出去,火树银花的真的很好看。
  摩天轮不急不忙地上升着,还差一点就要登顶了。最大的烟火已经霎然归为尘埃,内心平息下来,默默地看着窗外已经不再震慑人心的烟火。
  “听说,乘坐摩天轮的情侣在最高点接吻,就能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情侣?
  露伴自嘲意味地敞开来笑,什么情侣。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枉然执念,越看吉良的眼睛他就越麻木,事到如今还说起这种话来。越来越可悲了,越来越好笑了,变得像老头节目里没品的笑话。
  已经,够了。
  “露伴还会说这种孩子话?”吉良眼里的笑意,渺远渺远的。
  摩天轮在每个车厢登顶后都会停留一半分钟左右,本来应该拍照观赏,再去对漂亮的夜景掏出肺腑来赞叹,可露伴怎么也无法把视线从吉良流光溢彩的眼中转移出去。
  如果可以的话,露伴真的希望自己不要爱上他。
  露伴抻了下身子,狭小的车厢动一动就能够到对面的人,那双手捧在吉良两腮,从他脸颊穿出的热度烧的掌和心都太痛了。
  迎来的是一个冷清,索然无味,凄惨的吻。
“你的手,果真很好看。”
  “别说了。”
  吉良垂下眼睑。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真麻烦。
  “我对你擅自做了手脚。”
  露伴软在吉良怀里,没人动弹一下,只有露伴鼻头在发酸,眼泪顺着流到吉良的羊毛衫上。本来就不重要,一件老旧的羊毛衫罢了。
  “我好爱你这个王八蛋,好喜欢你。”
  吉良都知道,都明白。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吉良也不知道,也不明白。
  “我不该出现在你平稳的生活中。”
  默许。
  “我也玩够了。”
  承认。
  轻轻推开露伴,吉良避开视线。露伴轻轻说了什么,意识里一片漆黑,人生的「书」上擦掉了几个字,几个足以改变人生的字。
顿了顿,露伴笑了。
  「你不认识岸边露伴」
  再无话可言。
  摩天轮缓缓落下了。落下就落下吧,露伴有种解脱的感觉。不用再看那个别扭的笑脸真是赚大了,真好,太好了。

“你是……?”

  那就不要哭啊。

贵凹凸圈低龄太可爱,奶奶我退了

【吉良露】回头却不是从前·二

#续篇
#本来以为两篇能搞定的,没忍住多写了点
#对这种爱而不得模式很心水!!!!
#希望有更多人喜欢吉良露
————————————————————
岸边露伴的奢望叫吉良吉影。
  那时候在闹失踪案,有好多女孩子失踪了。毫无征兆,没有任何理由,消失了就是消失了。人们开始猜测,各种各样的传言在膨胀,露伴就画了个漫画。
  他看到新闻报道上那些被害者的时候,都能从她们的面相中得出“她们一定是那种热爱花大价钱去打理自己的女人”这样的结论,于是露伴的脑中出现了他们美丽的手,做了好看的指甲还用了昂贵的手霜,不知不觉笔就动起来了。
  内容是一个非常喜欢美手的男人把有着漂亮双手的女孩子抹杀掉,然后把她们的手切下来制成标本做纪念,露伴觉得自己把这个男人画的有点像吉良了,于是把他的发色和瞳色全都改成了深邃的黑色。结局里这个杀人魔爱上了一个卑微的画家,可是他被警察抓走了。露伴沉吟了一个多小时,把结局撕掉了。
  这是他第一部没有画完的漫画。
  他给了好多人看,还有吉良吉影。吉良看完之后冷汗直流,这些全都在露伴眼里。他没有用自己的能力窥探事情的真相,因为他怯于翻看那本禁忌的“书”,知道一些他早就知道的真相。这一次懦弱战胜了好奇心,算是一盘伟大的战役。
  吉良吉影虚伪地笑着,问能不能把这个留下来做纪念,随后对露伴的作品赞不绝口。露伴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火气,笑着说了句“好啊”,把包里的火柴往桌子上一拍,就离开了。
  那往后便更疏远了,只是偶尔露伴路过吉良的家会进去坐一会。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吉良专属的沙发椅上,被柔软的触感包围,浑身都进入松懈的状态。他开始不再害怕给吉良吉影添麻烦,并且试图占据更多。用吉良家的杯子喝吉良的牛奶,用吉良家的饭碗吃吉良做的饭,用吉良的眼睛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卑微的可怕的岸边露伴。
  卑微的岸边露伴,绝不是岸边露伴。
  “束缚他,束缚他”这恼人的声音还是在喧闹,想要喧宾夺主。
  露伴跟着一群没前途的校霸做起了不良少年。一切如他的意,他会过上跟吉良吉影背道而驰的生活,青春期的少年总是对自己内心的感情过分解读,或者分出无意义的支,很多的很多的因素,多到让人无法相信,岸边露伴变成了“坏孩子。”
  岸边露伴像个仙人一样活在了带味的烟雾里,说话变得尖酸刻薄,还总是从牙缝里飘出一些酒气,眼神里传出些轻蔑的痞气。
  “你能不能别抽了。”吉良难得的说出自己忍了好久的想法,露伴几乎想都没想立刻就把烟灭掉扔到了烟灰缸。之后直愣愣地看着吉良吉影,吉良就走,随便去去厕所或者厨房,阳台还是走廊的,总之离岸边露伴远远儿的。
  露伴把灭掉的烟捡起来,看看上面有些泛黄的痕迹还有烧焦的前段,白色的烟身上有些褶皱。打火机擦出红色的烈焰,却烧不着那根灭过的烟了。红色里抱着黄色,烧的泛白。随手把那根烟扔回去,一会儿就被缸里的水浸染了。他想起了吉良离开座位的那个片段,一遍一遍地重播,最后一次吉良走没影了,就像现在一样。
  露伴出门,撞见吉良在走廊里。
  那年他17,吉良30。有点尴尬的气氛好像冰库的温度失控了,空气极速冻结,露伴身上起了肌肤疙瘩,摸摸手臂,一片粗糙的触感。
  “我戒掉,你别躲我成吗?”
  吉良看着他那个复杂的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好笑,眉目间只是流露出一点点笑意都被捕捉到了,露伴的表情突然耀武扬威。
“赶紧戒吧,为了你好。”
  岸边露伴在半个月之内戒了烟酒,但是戒不掉说话喷刀片的习惯。吉良虽然还是想方设法地躲着他,但是岸边露伴现在除了说话不入耳以外没什么好躲的。
  吉良吉影有点明白,露伴对他的感情相当异常。比起以前那个具有穿透性的目光,吉良想躲掉一切本不该有也无需有的感情,如果哪天岸边露伴表白了——该怎么办?站在道德高点去批判他,还是迎着那不屑里掩藏的柔情似水拒绝他?
  露伴是个好孩子呀。
  一想起杉本铃美的话,吉良吉影就对这件事难安。为什么呢,原因是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吉良吉影内心在嚎叫,理性随意炸裂,只要看见岸边露伴双腿就蠢蠢欲动,想离得更远一点,直到消失不见。
  岸边露伴今天也来到吉良吉影家,描绘着他最喜欢的模特。吉良吉影就那么坐着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但还是不自然。面对喜欢自己的同性实在是太难堪了,露伴修长的手骨节分明,在画纸上飞快地动作。
  习惯成自然,手还是当命根子供着,接触到吉良吉影的目光之后又会唤醒那股狂悸,随着心脏的鼓动感情千回百转,所有的情绪就像铁笼把岸边露伴关进爱的牢笼。
  如果堆积到极限了——
  确定比例的时候,侧向的笔尖突然正对到吉良吉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吟唱,他看着吉良的不知情。
  “天堂之门”

【吉良露】回头却不是从前·一

#之前讲好的吉良吉影x岸边露伴高考作文梗!!
#自幼的邻人设
#含单相思
#bug有点多
#请注意避雷哦!!那么下面是正篇
————————————————————
  岸边露伴的邻居叫吉良吉影。
  露伴从记事开始就和吉良吉影为邻了,那年他5岁,吉良18,两家人的声音熙熙攘攘都是在说客套话,吉良吉影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偶尔会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面对大人。
  露伴不知道哪里奇怪,其实挺自然的,但是总是觉得很奇怪。那是“笑”吗?
  好像不是。
  吉良吉影的邻居叫岸边露伴。
  他生下来之后整条街都在祝贺岸边太太,吉良也随了。
  那小小的一团包裹在襁褓里咿咿呀呀地叫,好多人都围在他身边,笑啊逗乐啊,吉良吉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吉影,你也去逗小弟弟玩玩嘛!”
  吉良吉影顺从地走到摇篮前面露出自己认知中的“笑容”,拿着奶瓶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那个小家伙眉头一皱,整个脸扭曲起来。就那么哭了。
  小露伴经常哭,在吉良“笑”的时候。
  吉良吉影就这样开始讨厌他了,不是因为什么别的,他讨厌这么聪明的小孩儿,会看透自己。就像看透自己并不想笑一样,他一定也会看透些别的什么。
  对于吉良来说他是个危险,威胁。从此以后的时光对于吉良吉影来说只是单纯的苦闷。
  岸边露伴的儿时玩伴叫吉良吉影。
  那时候露伴还不懂事,他顺着吉良哥哥的视线望过去,总是女孩子们纤细白皙的手。他就那么痴痴看着,目光里有种强烈的情感在爆发。
  露伴想知道那是什么,可那双眼睛一旦定格到自己身上就把刚刚的一切都消散了。那一定是跟露伴没有关系的东西,但是好奇心在小小的脑袋里一遍一遍的吼叫,小男孩儿就屈服于它了。
  他开始保养自己的手,就像大街上等待有大款注意到自己的无业妇女,把浑身都喷的香扑扑的,那么花枝招展,皮肤嫩的都要滴下水来了,露伴经常觉得那很恶心,但是为了得到吉良吉影那个视线,他决定把自己变得像那些女人一样。
  露伴有一点点沉迷那个视线。就算是从侧面端详也会浑身炽热,一意识到那个视线本就不属于自己就会被冰封。他好想让那个视线一直一直属于自己,小孩子嘛,总会有那种占有欲,对玩具,父母——自己喜欢的东西。
  “露伴的手可真好看呀!”
  被同班的女同学这样说之后,露伴难得的笑了。不管被怎么称赞,都觉得理所当然,只有这一句话让岸边露伴真正的感到这是称心如意的赞扬。
  放学回家的时候,露伴牵起了吉良的手。用那只为了一双眼睛而保护起来的手,像娇嫩的蔷薇,初生待熟的樱桃,有一点点凉的手掌,把大哥哥的手指攥在手心。
  “吉影哥哥,今天我同学夸我的手很好看。”
  吉良吉影的视线垂下来,垂到那只附着了自己的手上。有的时候,你害怕的东西展露出点什么,而那正是你的软肋,你就会逃避了。
  每个人都是这样,然后吉良吉影名正言顺的把岸边露伴丢在路边离开了。
  露伴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努力为什么那样被唾弃,本来他预想中的东西也根本没有来。怎么会脱控呢?这可真让人恼怒。
  无法饶恕,无法放手,之后理性趴在露伴的耳朵边儿上悄悄说了一句话:
  “束缚他。”
  岸边露伴的执念叫吉良吉影。
  露伴经常往吉良家跑,带着很多好吃的,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还有漫画书,一点点的零用钱,自己的便当盒。
  吉良吉影的父母都鲜少在家,露伴的父母也是。偶尔露伴都要在吉良家用膳,吃的都是吉良吉影亲手烹饪的饭菜。岸边露伴有点挑食,但是不怎么挑吉良吉影的手艺。
  姜挑出来,调味用的八角大料挑出来,就开始安安静静的吃。岸边露伴带着自己的便当盒是因为他讨厌给吉良吉影添任何麻烦。他明白吉良不喜欢自己,可能有点讨厌吧,所以连碗都不用他家的。
  露伴只是记得挺清楚的,有一次吃完玉子烧,想把手上的番茄酱舔干净。舌尖轻轻地触碰到酸甜的黏腻,把手指用温暖的湿润包裹,味蕾中蔓延着番茄的味道,指头从抿着的唇齿间抽出来被唾液浸润,露伴这辈子都忘不掉那个表情。
  那是他想永远留下来的东西,吉良吉影那炙热的目光里盘旋着的焦虑和痛苦,房间里开始不停被牙齿咬指甲的声音包围。露伴拿着那双为了吉良而变得好看的手捧着他的脸,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之后收拾好碗筷离开了。
  岸边露伴的另一个家人叫杉本玲美。
  她和吉良吉影差不多大,露伴偶尔会在她家寄住。她是温柔又美丽的少女,好像天使一样总是露出温暖的光。她有一双漂亮的手。
  那是露伴羡慕的,有一点嫉妒的,总是挂在嘴边的美丽。修长又纤细,没有一点稚气。吉良吉影见过玲美一次,他的表情让露伴想要永久定格下来。
  然后在“那个晚上”离开了那个宅邸,跌跌撞撞的想找到依靠,抽泣着,哭喊着,最后渐渐无力。失神中露伴感觉到了什么,那前所未有却期待已久的温暖,在梦里出现过千回百次,那是谁的怀抱里会让他就这样沉沉睡去。
  “你是安全的。”
  吉良吉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是怕被揭发吧。这样说也太奇怪了,他仍然记得那股血腥味从自己的身上攀爬到空气里污染了露伴,污染了那安逸的神情。
  千疮百孔。
  岸边露伴喜欢的人叫吉良吉影。
  他14了,吉良27。露伴鲜少再能见到吉良吉影,因为他工作很忙,生活又过分规律。他本身就讨厌与人交往,而吉良在刻意避免这些琐事。没人听说过吉良又喜欢的人或者讨厌的人,走的很近的人或者什么其他的——但露伴是个意外。
  虽然他们走的比起别人来稍微近一些,可是没人在乎。因为两个人就算在一起的距离多么微乎及微,也只有呼吸声。还有露伴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看起来像是素不相识的人一样,就渐渐淡然了,但是最淡然的是吉良的态度吧。露伴也习惯了,然后就去离家比较远的地方上了美术学院。在那里露伴认识了……也不是认识了哪个小家伙,准确来说是得到了一个能力吧。
  阅读别人的人生经历,还可以书写命令强行达成自己的欲望。缺陷是不能对自己使用,露伴有一点点头疼,他有想让自己做到的事情。凭一己之力改变不了的事情。
  岸边露伴的奢望叫吉良吉影。

搞了星月刃设啊啊啊为了泡凯莉小姐!!
“我永远站在您这边,凯莉小姐。”

☆姓名:星月刃

☆性别:男

☆身高:173CM

☆体重:60斤

☆外形:深蓝色的短发,有酷似凯莉的呆毛,两鬓留下的头发较长,一处绾起一处散下,都由星月形的卡子固定。头上围着半圈浮空的星月发饰。眼瞳中蓝色里面有一圈粉色。穿着粉色的露脐上衣,腰上有“7DOC”的标记,下半身是深蓝色的低腰紧身裤,配深粉色的系带长靴。

☆是凯莉的武器“星月刃”,可以在武器形态和人类形态自主变换。常年被凯莉欺负,性格有点唯唯诺诺,对凯莉的话言听计从,凡事都要经过凯莉的首肯才能做。虽然屈服但是稳重,私下里也有言出必行的倔脾气。虽然不满于凯莉的捉弄,但是想要保护她的心情是实打实的。

今天下午状态有点好……!!!!!!闲来无事摸了一下,给自己画了凯佬,私设私服单马尾帕,是我双生的

大哥,你们知不知道我被夸的时候有多想上天入地下海游,吃血流饭入地走,你们太好了吧,我爱死你们了,说不出话了,你们想加我企鹅就加,想看啥梗你说,你们夸我,我就绽放,你们点赞,我就疯狂,能有多狂就多狂,能多膨胀多膨胀。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希望能看清……!!一个佩利x埃米的补裆,含有些破车…♪食用愉快,这对好吃!

#嘉德罗斯x雷德
#眼交车!!性虐有!!角色死亡有!!BE有!!
#请谨慎避雷!
含眼交本篇+后续!
食用愉快,如有不适,我也说过要避雷了,如果不慎点进来请不要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