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吉良露】回头却不是从前·一

#之前讲好的吉良吉影x岸边露伴高考作文梗!!
#自幼的邻人设
#含单相思
#bug有点多
#请注意避雷哦!!那么下面是正篇
————————————————————
  岸边露伴的邻居叫吉良吉影。
  露伴从记事开始就和吉良吉影为邻了,那年他5岁,吉良18,两家人的声音熙熙攘攘都是在说客套话,吉良吉影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偶尔会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面对大人。
  露伴不知道哪里奇怪,其实挺自然的,但是总是觉得很奇怪。那是“笑”吗?
  好像不是。
  吉良吉影的邻居叫岸边露伴。
  他生下来之后整条街都在祝贺岸边太太,吉良也随了。
  那小小的一团包裹在襁褓里咿咿呀呀地叫,好多人都围在他身边,笑啊逗乐啊,吉良吉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吉影,你也去逗小弟弟玩玩嘛!”
  吉良吉影顺从地走到摇篮前面露出自己认知中的“笑容”,拿着奶瓶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那个小家伙眉头一皱,整个脸扭曲起来。就那么哭了。
  小露伴经常哭,在吉良“笑”的时候。
  吉良吉影就这样开始讨厌他了,不是因为什么别的,他讨厌这么聪明的小孩儿,会看透自己。就像看透自己并不想笑一样,他一定也会看透些别的什么。
  对于吉良来说他是个危险,威胁。从此以后的时光对于吉良吉影来说只是单纯的苦闷。
  岸边露伴的儿时玩伴叫吉良吉影。
  那时候露伴还不懂事,他顺着吉良哥哥的视线望过去,总是女孩子们纤细白皙的手。他就那么痴痴看着,目光里有种强烈的情感在爆发。
  露伴想知道那是什么,可那双眼睛一旦定格到自己身上就把刚刚的一切都消散了。那一定是跟露伴没有关系的东西,但是好奇心在小小的脑袋里一遍一遍的吼叫,小男孩儿就屈服于它了。
  他开始保养自己的手,就像大街上等待有大款注意到自己的无业妇女,把浑身都喷的香扑扑的,那么花枝招展,皮肤嫩的都要滴下水来了,露伴经常觉得那很恶心,但是为了得到吉良吉影那个视线,他决定把自己变得像那些女人一样。
  露伴有一点点沉迷那个视线。就算是从侧面端详也会浑身炽热,一意识到那个视线本就不属于自己就会被冰封。他好想让那个视线一直一直属于自己,小孩子嘛,总会有那种占有欲,对玩具,父母——自己喜欢的东西。
  “露伴的手可真好看呀!”
  被同班的女同学这样说之后,露伴难得的笑了。不管被怎么称赞,都觉得理所当然,只有这一句话让岸边露伴真正的感到这是称心如意的赞扬。
  放学回家的时候,露伴牵起了吉良的手。用那只为了一双眼睛而保护起来的手,像娇嫩的蔷薇,初生待熟的樱桃,有一点点凉的手掌,把大哥哥的手指攥在手心。
  “吉影哥哥,今天我同学夸我的手很好看。”
  吉良吉影的视线垂下来,垂到那只附着了自己的手上。有的时候,你害怕的东西展露出点什么,而那正是你的软肋,你就会逃避了。
  每个人都是这样,然后吉良吉影名正言顺的把岸边露伴丢在路边离开了。
  露伴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努力为什么那样被唾弃,本来他预想中的东西也根本没有来。怎么会脱控呢?这可真让人恼怒。
  无法饶恕,无法放手,之后理性趴在露伴的耳朵边儿上悄悄说了一句话:
  “束缚他。”
  岸边露伴的执念叫吉良吉影。
  露伴经常往吉良家跑,带着很多好吃的,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还有漫画书,一点点的零用钱,自己的便当盒。
  吉良吉影的父母都鲜少在家,露伴的父母也是。偶尔露伴都要在吉良家用膳,吃的都是吉良吉影亲手烹饪的饭菜。岸边露伴有点挑食,但是不怎么挑吉良吉影的手艺。
  姜挑出来,调味用的八角大料挑出来,就开始安安静静的吃。岸边露伴带着自己的便当盒是因为他讨厌给吉良吉影添任何麻烦。他明白吉良不喜欢自己,可能有点讨厌吧,所以连碗都不用他家的。
  露伴只是记得挺清楚的,有一次吃完玉子烧,想把手上的番茄酱舔干净。舌尖轻轻地触碰到酸甜的黏腻,把手指用温暖的湿润包裹,味蕾中蔓延着番茄的味道,指头从抿着的唇齿间抽出来被唾液浸润,露伴这辈子都忘不掉那个表情。
  那是他想永远留下来的东西,吉良吉影那炙热的目光里盘旋着的焦虑和痛苦,房间里开始不停被牙齿咬指甲的声音包围。露伴拿着那双为了吉良而变得好看的手捧着他的脸,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之后收拾好碗筷离开了。
  岸边露伴的另一个家人叫杉本玲美。
  她和吉良吉影差不多大,露伴偶尔会在她家寄住。她是温柔又美丽的少女,好像天使一样总是露出温暖的光。她有一双漂亮的手。
  那是露伴羡慕的,有一点嫉妒的,总是挂在嘴边的美丽。修长又纤细,没有一点稚气。吉良吉影见过玲美一次,他的表情让露伴想要永久定格下来。
  然后在“那个晚上”离开了那个宅邸,跌跌撞撞的想找到依靠,抽泣着,哭喊着,最后渐渐无力。失神中露伴感觉到了什么,那前所未有却期待已久的温暖,在梦里出现过千回百次,那是谁的怀抱里会让他就这样沉沉睡去。
  “你是安全的。”
  吉良吉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是怕被揭发吧。这样说也太奇怪了,他仍然记得那股血腥味从自己的身上攀爬到空气里污染了露伴,污染了那安逸的神情。
  千疮百孔。
  岸边露伴喜欢的人叫吉良吉影。
  他14了,吉良27。露伴鲜少再能见到吉良吉影,因为他工作很忙,生活又过分规律。他本身就讨厌与人交往,而吉良在刻意避免这些琐事。没人听说过吉良又喜欢的人或者讨厌的人,走的很近的人或者什么其他的——但露伴是个意外。
  虽然他们走的比起别人来稍微近一些,可是没人在乎。因为两个人就算在一起的距离多么微乎及微,也只有呼吸声。还有露伴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看起来像是素不相识的人一样,就渐渐淡然了,但是最淡然的是吉良的态度吧。露伴也习惯了,然后就去离家比较远的地方上了美术学院。在那里露伴认识了……也不是认识了哪个小家伙,准确来说是得到了一个能力吧。
  阅读别人的人生经历,还可以书写命令强行达成自己的欲望。缺陷是不能对自己使用,露伴有一点点头疼,他有想让自己做到的事情。凭一己之力改变不了的事情。
  岸边露伴的奢望叫吉良吉影。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