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吉良露】回头却不是从前·二

#续篇
#本来以为两篇能搞定的,没忍住多写了点
#对这种爱而不得模式很心水!!!!
#希望有更多人喜欢吉良露
————————————————————
岸边露伴的奢望叫吉良吉影。
  那时候在闹失踪案,有好多女孩子失踪了。毫无征兆,没有任何理由,消失了就是消失了。人们开始猜测,各种各样的传言在膨胀,露伴就画了个漫画。
  他看到新闻报道上那些被害者的时候,都能从她们的面相中得出“她们一定是那种热爱花大价钱去打理自己的女人”这样的结论,于是露伴的脑中出现了他们美丽的手,做了好看的指甲还用了昂贵的手霜,不知不觉笔就动起来了。
  内容是一个非常喜欢美手的男人把有着漂亮双手的女孩子抹杀掉,然后把她们的手切下来制成标本做纪念,露伴觉得自己把这个男人画的有点像吉良了,于是把他的发色和瞳色全都改成了深邃的黑色。结局里这个杀人魔爱上了一个卑微的画家,可是他被警察抓走了。露伴沉吟了一个多小时,把结局撕掉了。
  这是他第一部没有画完的漫画。
  他给了好多人看,还有吉良吉影。吉良看完之后冷汗直流,这些全都在露伴眼里。他没有用自己的能力窥探事情的真相,因为他怯于翻看那本禁忌的“书”,知道一些他早就知道的真相。这一次懦弱战胜了好奇心,算是一盘伟大的战役。
  吉良吉影虚伪地笑着,问能不能把这个留下来做纪念,随后对露伴的作品赞不绝口。露伴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火气,笑着说了句“好啊”,把包里的火柴往桌子上一拍,就离开了。
  那往后便更疏远了,只是偶尔露伴路过吉良的家会进去坐一会。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吉良专属的沙发椅上,被柔软的触感包围,浑身都进入松懈的状态。他开始不再害怕给吉良吉影添麻烦,并且试图占据更多。用吉良家的杯子喝吉良的牛奶,用吉良家的饭碗吃吉良做的饭,用吉良的眼睛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卑微的可怕的岸边露伴。
  卑微的岸边露伴,绝不是岸边露伴。
  “束缚他,束缚他”这恼人的声音还是在喧闹,想要喧宾夺主。
  露伴跟着一群没前途的校霸做起了不良少年。一切如他的意,他会过上跟吉良吉影背道而驰的生活,青春期的少年总是对自己内心的感情过分解读,或者分出无意义的支,很多的很多的因素,多到让人无法相信,岸边露伴变成了“坏孩子。”
  岸边露伴像个仙人一样活在了带味的烟雾里,说话变得尖酸刻薄,还总是从牙缝里飘出一些酒气,眼神里传出些轻蔑的痞气。
  “你能不能别抽了。”吉良难得的说出自己忍了好久的想法,露伴几乎想都没想立刻就把烟灭掉扔到了烟灰缸。之后直愣愣地看着吉良吉影,吉良就走,随便去去厕所或者厨房,阳台还是走廊的,总之离岸边露伴远远儿的。
  露伴把灭掉的烟捡起来,看看上面有些泛黄的痕迹还有烧焦的前段,白色的烟身上有些褶皱。打火机擦出红色的烈焰,却烧不着那根灭过的烟了。红色里抱着黄色,烧的泛白。随手把那根烟扔回去,一会儿就被缸里的水浸染了。他想起了吉良离开座位的那个片段,一遍一遍地重播,最后一次吉良走没影了,就像现在一样。
  露伴出门,撞见吉良在走廊里。
  那年他17,吉良30。有点尴尬的气氛好像冰库的温度失控了,空气极速冻结,露伴身上起了肌肤疙瘩,摸摸手臂,一片粗糙的触感。
  “我戒掉,你别躲我成吗?”
  吉良看着他那个复杂的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好笑,眉目间只是流露出一点点笑意都被捕捉到了,露伴的表情突然耀武扬威。
“赶紧戒吧,为了你好。”
  岸边露伴在半个月之内戒了烟酒,但是戒不掉说话喷刀片的习惯。吉良虽然还是想方设法地躲着他,但是岸边露伴现在除了说话不入耳以外没什么好躲的。
  吉良吉影有点明白,露伴对他的感情相当异常。比起以前那个具有穿透性的目光,吉良想躲掉一切本不该有也无需有的感情,如果哪天岸边露伴表白了——该怎么办?站在道德高点去批判他,还是迎着那不屑里掩藏的柔情似水拒绝他?
  露伴是个好孩子呀。
  一想起杉本铃美的话,吉良吉影就对这件事难安。为什么呢,原因是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吉良吉影内心在嚎叫,理性随意炸裂,只要看见岸边露伴双腿就蠢蠢欲动,想离得更远一点,直到消失不见。
  岸边露伴今天也来到吉良吉影家,描绘着他最喜欢的模特。吉良吉影就那么坐着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但还是不自然。面对喜欢自己的同性实在是太难堪了,露伴修长的手骨节分明,在画纸上飞快地动作。
  习惯成自然,手还是当命根子供着,接触到吉良吉影的目光之后又会唤醒那股狂悸,随着心脏的鼓动感情千回百转,所有的情绪就像铁笼把岸边露伴关进爱的牢笼。
  如果堆积到极限了——
  确定比例的时候,侧向的笔尖突然正对到吉良吉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吟唱,他看着吉良的不知情。
  “天堂之门”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