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吉良露】回首却不是从前·三(完结!!)

#重申!cp是吉良吉影x岸边露伴♪
#拖了这么久终于填上啦!!希望这次深夜发骚还令人满意(。)
#最近有点瓶颈期呀,不管是画画还是码字都有好多东西堵在指尖无法流露。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对cp,以后尽量也不会白嫖!!!!
————————————————————

岸边露伴的恋人叫吉良吉影。
  看着吉良合上眼睑,脸上浮起渐渐褪成白色印上文字,岸边露伴不想看那繁琐的文字表达着什么,他不想伤害到自己。让浑身酥麻的恐惧,像癫狂了一半的颤抖,对着理性在你好和再见之间无法抉择。
  喜欢或者不喜欢,爱或者迸发而出的热爱。明明尝试着要抛掉多余的感情,却不可能。人总是会被自己伤害,人自己总是最伤人的。
  他笔尖顿转流连,最后写出的是「你无法反抗岸边露伴」。
  四目相交,露伴哑然。
  “做我男朋友吧。”
  吉良木讷地应了,露伴脸上的狂喜昙花一现,随后被深深埋在心底,直至搅碎了,烂了,变成浆糊涂在心房心室上,因为吉良吉影根本没有爱过岸边露伴,他不爱任何人。
  他看到吉良脸上挂不住的尴尬和无助,他话语酝酿的过分,却不知道从何开口。要从嘴角滴下来就归于空气中,消散成水分。
  “亲我一下。”
  这大概是露伴最傻的一个决定,他眼看吉良握住他的两手慢慢靠近,呼吸贴近扑在脸畔,滚烫地气息要把露伴烤化了,那有点干燥的唇瓣贴在唇上深入摩挲,露伴和吉良悄悄闭上了眼睛,一个没有感情和温度却绵长的吻,也可以让人如痴如醉。
  不属于你的,你得到了,反而会倒胃口。
  露伴像嘲笑自己,越狠越好。把温厚的怀抱排斥的老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狭窄的房间。对于他心里的思绪来说,致命的狭窄,挤破神经快要窒息。
  那年岸边露伴19,吉良吉影32。
  露伴约了吉良去游乐园,电话对面爽快地答应下来,随后是磕磕绊绊。
  “要忙工作就算了。”
  “你不要紧吗?”
  “……”
  岸边露伴从来不奢望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游乐场的门票在手里揉搓出千百道折痕,有些泛白,被手汗湿润。
  “明天见。”
  最后一个音节撂下结束通话,吉良吉影气都堵在肺管上不去也下不来。吉良发现自己的异常了,他试图解决但找不到原因也找不到办法。他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一睁眼就是露伴欲哭无泪的脸,他的手搭在自己身上传播着温度,非常非常微弱。
  男朋友?越是咬文嚼字就越不安。
  游乐园。吉良吉影准备好一件羊毛背心,打点的稍微好些就是了,露伴还像平常一样打扮,碎发都束起来留下俊俏的脸,阳光下眼睛半眯着。
  好死不死地坐了过山车,再好死不死地去看5D电影,好死不死把所有设施玩个尽兴,两人也并没有多高兴。露伴自始至终阴沉着脸拍照,偶尔会说几句闲话,话稍挑红了脸,引起吉良的笑意。
  露伴真爱看吉良就这样笑起来,即使在这一整天的行程中微乎及微,也足够露伴高兴几百天。
  天色好不容易熬到藏蓝色,从一边到另一边,层层叠叠地黄色过度到橙色,紫色到蓝色没入黑暗,瑰丽壮观。
  “走,摩天轮。”露伴迫不及待地扯起吉良的手朝着那座巨大的设施疾步。晚间坐摩天轮的人太多了,为了能赶上只能紧着赶,到达的时候刚好还剩一两个车厢。
  露伴没注意到手心中紧握住的是怎样的重量,牵着吉良无法释然。
  坐上摩天轮,吱吱呀呀地声响伴随着车厢缓慢的动作,整个杜王町笼罩在暗夜中的宁静映入眼帘。不像大城市一样灯火通明,不明不亮的灯沉淀着人心。耳畔哗然,漆黑的夜幕上绽放开五彩的花,巨响后美丽的事物绽放,再消逝。一切都太快了,只是拍照都让露伴得不到闲隙。
  偶尔扭头看过去,发现吉良在看手表。斑斓地光打出他脸庞稳重,颧骨的棱和眼里柔和都在烟火中化为青烟流到露伴心里。真可惜一派柔和的风吹不进这座封的严严的车厢,可惜没有一绺风把吉良的心吹开。
  “吉影哥哥,快看!”
  古旧的称呼不经意间从嘴里弹出来却毫无自觉。吉良顺着透明上有几道刮花的玻璃看出去,火树银花的真的很好看。
  摩天轮不急不忙地上升着,还差一点就要登顶了。最大的烟火已经霎然归为尘埃,内心平息下来,默默地看着窗外已经不再震慑人心的烟火。
  “听说,乘坐摩天轮的情侣在最高点接吻,就能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情侣?
  露伴自嘲意味地敞开来笑,什么情侣。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枉然执念,越看吉良的眼睛他就越麻木,事到如今还说起这种话来。越来越可悲了,越来越好笑了,变得像老头节目里没品的笑话。
  已经,够了。
  “露伴还会说这种孩子话?”吉良眼里的笑意,渺远渺远的。
  摩天轮在每个车厢登顶后都会停留一半分钟左右,本来应该拍照观赏,再去对漂亮的夜景掏出肺腑来赞叹,可露伴怎么也无法把视线从吉良流光溢彩的眼中转移出去。
  如果可以的话,露伴真的希望自己不要爱上他。
  露伴抻了下身子,狭小的车厢动一动就能够到对面的人,那双手捧在吉良两腮,从他脸颊穿出的热度烧的掌和心都太痛了。
  迎来的是一个冷清,索然无味,凄惨的吻。
“你的手,果真很好看。”
  “别说了。”
  吉良垂下眼睑。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真麻烦。
  “我对你擅自做了手脚。”
  露伴软在吉良怀里,没人动弹一下,只有露伴鼻头在发酸,眼泪顺着流到吉良的羊毛衫上。本来就不重要,一件老旧的羊毛衫罢了。
  “我好爱你这个王八蛋,好喜欢你。”
  吉良都知道,都明白。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吉良也不知道,也不明白。
  “我不该出现在你平稳的生活中。”
  默许。
  “我也玩够了。”
  承认。
  轻轻推开露伴,吉良避开视线。露伴轻轻说了什么,意识里一片漆黑,人生的「书」上擦掉了几个字,几个足以改变人生的字。
顿了顿,露伴笑了。
  「你不认识岸边露伴」
  再无话可言。
  摩天轮缓缓落下了。落下就落下吧,露伴有种解脱的感觉。不用再看那个别扭的笑脸真是赚大了,真好,太好了。

“你是……?”

  那就不要哭啊。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