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世途】第一章 再入世

希望有人会康(〃′▽`)

吞噬烤鸭的埃尔鸡里奇:

  喧嚷的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叫卖声和讨价声交杂吆喝着,自大道以至深巷,酒楼至青楼,花枝招展的莺花女招揽来往路过的少爷公子,无时不与人眉目传情。
  郭猫儿背着站在青楼烟丽阁门口,忽然感到后脖颈一阵不自然的凉风,是扇面划过空气刺激皮肤的清爽,想到没准是什么揽客的姑娘在给自己扇风,郭猫儿只觉得毛骨悚然。
  “哥儿站在外面作甚呀?别不好意思,进来陪陪奴家嘛~”姑娘一手殷勤地用自个儿精致的小团扇为郭猫儿去暑,一手揽着郭猫儿的上臂,把柔软的胸脯往人身上抵。
  郭猫儿把不高兴表现得显而易见,蹙着眉头低头看身上粘着的美人笑颜染尽谄意,相视了几秒后郭猫儿不作言语,姑娘却坚持暗送秋波。郭猫儿看不下去,便没好气地开口问她:“您新来的?”
  姑娘的确刚来不久,被郭猫儿的态度吓得立马松了手。
  “哼,我还以为我的大名贯彻这窑子世世代代了呢,没想到新来这一批不认得我,还自找晦气啊。”郭猫儿这回到不嫌人家离自己近几步了,捻起姑娘下巴就随意转动人家面庞细细观察,赞赏道:“不错,能赚点钱。”
  “郭猫儿,又是你呀!又来干甚!滚出去滚出去!”老鸨摇着屁股从堂内碎着步子小跑来门前,多余的赘肉垒就的身体上下晃动,南方的温婉女人生气起来驱赶人都有点温柔气质,反而让人好笑了。
  “叫青竺下来,跟你这老人精没话说。”郭猫儿笑着轻轻拍了姑娘的肩,把她推给了老鸨。“叫你新来的小美女们都出来认人啊,别再给我这种扫把星传情啦~”
  “讲话还是这么难听的呀!真是受不了你啦!”老鸨护着还没搞明白情况的姑娘又一上一下地颠着回了金碧辉煌的烟丽阁。
  郭猫儿恨不得朝这破地方的门口吐口痰。想到自己曾经也在这尘世玉宇中无天无日地承欢谄媚,他就觉得恶心。
  郭猫儿和以前相熟的姐妹有一挂无一挂地互侃着,郭猫儿口中念着心里想着的青竺就从小楼上下来了。
  也不愧是名冠大半个南方的名伶,她异域风情的衣服暧昧地裸露着身体不多不少的几片洁白肌肤,略微下垂的眼角使她笑起来如满江春水般的柔情荡漾入心,轻纱珠宝随着走动飘然如仙,叮当作响,如果不是这鬼地方胭脂味大的刺鼻,郭猫儿真要觉得身处仙界了。
  “你可来了,我好等!”青竺笑着来握郭猫儿的手,却被他躲开了。
  郭猫儿也许久没有见到青竺了,被她在吴地久住被影响的柔软苏音迷的浑身舒畅,但还是考虑到青竺的名声,不与她多触碰。
  “换个地方说吧,不知道你叫我下山又是因为什么琐事。”郭猫儿的话听起来是此行没几分自愿,其实满面春风的笑容早把他出卖的一干二净,凤眼里盈满笑意。
  青竺看他笑的尖牙都露出来了,不自觉地也跟着兴奋起来,把郭猫儿带上了自己的闺房,气的老鸨差点找不着北。
  一个砸了自家招牌的娈童能跟阁里的摇钱树友情长青,这本身就是让人不解又愤怒的事。
  关上棂窗,合上门,青竺才慌慌忙地坐下。
  “怎么了?今天你叫我来不是跟我胡说八道的……?”郭猫儿试探性地问青竺,还多眨了几下眼,好显得他无辜。
  青竺直视郭猫儿琥珀色的瞳孔,深吸一口气,压下声音道:“总住在避水山上,不大好吧?”
  “什么没头没尾的,我一妖怪,爱住哪住哪呗?”郭猫儿如临大敌的紧张感一瞬间无影无踪了,青竺唠叨他也非不是常事,原因来于这个小妹妹实在太贴心了。
  青竺摇摇头,语重心长道:“住山上实在不便啊,说实话,更不方便的是你跟拙火大人和千里姑娘住在一起。”
  哦,郭猫儿一瞬间开悟了。众所周知,避水山的山大王拙火是个看谁都不顺眼的跋扈老妖,而他又偏偏生涩地喜欢着一个叫柏侯千里的草精小丫头。有人在场时,画面总是很难看。
  再进一步,有妖在场时,画面很难看。
  说的更直白点,有郭猫儿在,场面相当难看。
  人该如何判断,一个口无遮拦、毫无同理心的猫妖适不适合跟一对正在热恋的边缘试探的男女居住同檐。
  答案是,不用判断,当即否定。
  “好了,那又如何?我终归是无处可去啊……你该不会让我回这儿来吧?那倒不如叫我自缢。”郭猫儿撇撇嘴,眼神往透过窗户飘向窗外,不再重视这个话题。
  “猫儿别误会,你知道趋火山吗?最近不知哪来了个妖怪占山为王,还在山下杀人。他把驸马爷一家老小切的跟肉丁似的扔到河里,还装着他们是自尽的样子,把鞋子一双双摆在江边……”青竺凝重地道来这件事,郭猫儿听到一半也哑然起来。青竺见对方心思放上来了,便接着说:“最近城主在征兵伐妖,但结果不尽人意……五百多人中不乏能人将士,无一人生还。他们是人,可你是妖,猫儿……”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让我去为民除害?”郭猫儿不耐烦地打断道。他不在乎死了多少人,他在乎这哪来的小犊子!让老拙知道不得把这作妖的小东西挫骨扬灰啊?
  青竺深叹了一口气,双手顺过从肩膀搭上前胸的两扎头发:“我累了,你不能让我说完再插话吗?你去参军一来帮助拙火大人试探一下对方底细,二来也能找到地方暂住。我知道瞒不住你,其实是我与城主略有交情,他也……”
  郭猫儿又再次强烈地否定道:“不,不不不,非也非也!我虽说是妖可我也不比人类能打,我不想去送死。”
  青竺静了片刻,起身从上了小锁的匣子里拿出一张残破纸条,拍在郭猫儿面前。
  郭猫儿略有愧意地笑着跟青竺欠欠身子,再揭开叠的仔细的纸,上面的墨字歪歪扭扭,辨识度相当高——是拙火的字。
  上面一共就一行字:让郭猫儿滚下我的山。
  就算自己再怎么口无遮拦人品下流,也别找人拐自己走吧?!郭猫儿嘴里的粗鄙滥词在舌尖直打转转,可一想青竺在就说不出口,不说还觉得不是滋味,说了还顾及青竺脸面,最后忍一忍,憋进肚子了。
  “你这性子,绝对是坏了拙火大人什么好事。我们还未曾谋面,就收到他老人家亲笔御书了……”青竺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再收起那张纸条,沿着褶皱恢复原样,最后仍是躺在小匣子里被封上棺。
  “行,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今儿个我终于要耕种我的福田了,认栽!”郭猫儿不客气地猛站起来,顶的椅子向后推移时发出刺耳的声响。青竺是习惯了,又换上她和煦的笑容面对郭猫儿。
  “去吧,朝最高的地方去。”青竺的笑柔柔的,除了温柔从不曾有一点混杂的情绪。“以后要收收性子,不要出去惹人讨厌。”
  郭猫儿本是想反抗,一想自己说的那些不是人的话,竟然感到好笑而哈哈大笑起来,摆了摆手爽朗地一路长笑出烟丽阁。
  被人嫌弃赶走,又不是第一次了。
  走出这条白天人迹罕至的柳巷,步入人头攒动的主街,路两边还是热闹的不输以前。郭猫儿有意留意四周,的确是比平时或缺了不少有力的青年身躯,大多数是出来采购菜肉的妇人和买胭脂水粉的少女。
  郭猫儿有意留意却不在乎,和着野戏班的调子吹起口哨来,朝最高的地方去。
  黎水县是落于群峰之间的山镇,地势起伏高低大,路也难走。郭猫儿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偏地方也常有外人往来经商。从进县门沿阔道一直走到城墙另一端,县内的最高点——知县府就安适地倚靠着城墙。
  知县府修的磅礴大气,乍一看会误认为地方巨富在此地修了个藏宝阁。郭猫儿抬起头看这楼夸张的高度,大概得有七八人高了!大门前的告示板却陈旧不已,征兵的纸张斑驳着侵蚀的颜色,风一吹就被掀去大半面。
  郭猫儿心中感叹,这也太惨了吧!
  征兵古来萧条相,但现在是全城对此事不管不问的状态啊?女人们照样过市,男人不是葬在墓地里便是活在花街里,甚至没有人对着这块罪恶盈盈的告示板叹一口气——诶?
  郭猫儿听到身旁突兀的叹息声转过头,一位眉清目秀的青年站在他身边。不……不能说是眉清目秀,他衣着寒酸,偏长了一副富贵之相。
  担得上是朗眉星目,平眉一抹下一双有神的眼竟不需在强烈的光照下也反出水灵灵的光,堂堂八尺男儿外貌纯真的不异于宫殿里供着远离红尘的小太子。
  郭猫儿觉得在那里见过他,绝对在哪里见过他。

评论

热度(4)

  1. 心眼吃鸡肋吞噬烤鸭的埃尔鸡里奇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有人会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