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天己拉娘

#武则天x妲己(少女阿狸)
#主仆拉娘,我喜欢!
#注意时间线!没看妲己和武则天的传记够呛能看懂qmq

—七月初四
  武则天卧在塌上,听着宫廷乐师奏着悦耳的曲儿。古琴微颤巨动间散出美妙的音色,乐师抹挑勾打,一曲终了。
  檀烟袅袅渗出香炉。妲己坐在乐师的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
  武则天随后挥了挥手,把奴仆都退去了。
  “妲己,你来,坐朕边儿上。”
  妲己乖乖的抬起屁股,颠儿到塌沿上坐下,尾巴扫到了武则天的脖子。
  “再往那边儿移。”
  “是,主人。”妲己忙向后移了移,坐到了一个尾巴放着舒服的地方。
  武则天慢悠悠支起身来,倚在床头上,款款望着妲己。妲己也回望着武则天,尾巴轻轻地扫动着。
  最后扛不住,武则天先笑了。伸手揉着妲己柔软的狐耳,妲己也趴下身子方便她揉,鼻翼上下起伏着,好像呼噜呼噜地叫着舒服。
  “你喜欢吗?那把琴。”女皇柔情似水地问,潺潺流水般的眼神,细碎的爱语好像在推翻朝堂上那个凌人的形象。
  “妲己喜欢,乐师奏乐的时候看起来十分风雅。主人喜欢吗?”
  “喜欢,朕想看你弹。”
  妲己露出疑惑的神情,随后又不见了,变回一双混混沌沌只有顺从的眸子。
  “妲己会努力学,学好多好多主人爱听的曲子。”
  “好。”
  武则天只在这段时间忘记了尘间烦闷,朝中万机。一切不安此刻归于安宁,涟漪也会静成一面水镜。

—五月初某日
  那个老头给了武则天一个贡品。
  那是贡品?那是天大的笑话!武则天这么说。
  自她登基,有人赠以宝石布帛,千金万银,从吃到用的,妃也是男妃,女尽是婢女,没想到他给了女皇一个女儿家充后宫,而且还是个魔种。
  武则天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是为了提醒她该做什么罢了。可她早烦了。她有无上的力量,高尚的权威,绝世的美貌,一个糙老头能奈我何呢。
  所以武则天对此只是拍了拍手叫好。
  “把那美人儿呈上来吧”
  一抹红装恍然冲进武则天的眼中,颤动了女帝的心神。青丝随微风扬在她脸两侧,脸白若玉,唇赤如霞。媚眼不做无用的神情都能迷倒众生。她一步一步踱上殿,一声踏步就是一人迷醉。
  狐尾一蜷一展间,殿上一些急促的呼吸都显而易闻。少女附身行礼,她朝那个老头瞧了去,又收回了眼。垂下眼睑,挡住了万千视线。
  “小女妲己,给陛下请安。”
  空灵的声音像竹林中的鸟语,可声音中却没有波荡起伏。重新昂起眼眸的那一瞬间,武则天长舒了一口气。
  “退朝。”威严的声音荡彻楼宇,大臣一哄而散。

—子时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武则天穿着睡服,靠在门边儿上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那个老人。
  “我怕你忘了,我交予你的使命。”他语气平静地就像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中。
  屋内妲己竖着耳朵,小心翼翼地听着,一声也不敢发。眼睛映着月色的光,投出武则天婀娜的样子,妲己的目光颤巍巍的,她是不是不够好,才又被抛弃了。从纣王那里回来之后,自己忘了好大一节的事情呢,样貌也变了。但是妲己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心。
  又来到别的皇宫,侍奉别的主人,又被嘱咐了很多很多的事。
  “如果她掀翻了我的计划,妲己,你就了结她吧。”
  妲己一直记得这句话,她没有心,不会爱人,不怕杀人,但她不能违背主人。
  “那何必让她上殿时施着魅术?你可看到某些无耻之辈已经被魅到恨不得把她吃了!”门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之后又渐渐小了。
  妲己摆弄着尾巴,看银云追着月,遮遮挡挡,月亮还是能射出光芒。
  “妲己,过来。”
  听见有人唤,妲己便步出门去。还未出户就被武则天一把扣住手臂,她停下步伐,讷讷地凝视着武则天。
  “她是你的新主人了。”老人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妲己不明白,新主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看向自己的眼神又一层很深很复杂的东西。

—六月
  “啊!你听说了吗?妲己侍寝啦!”
  “我知道我知道,这可真是疯了”
  “什么啦~多么好啊,两个似天仙下凡的人交织在一起,不是很棒吗!”
  侍女交头接耳地谈论着昨夜的异事,寝宫里的狐妖儿方才伸了懒腰,挠几下耳朵,看着早早更好衣的皇帝阅着奏折。
  “主人,早上好。”妲己爬下床,朝武则天谄媚的躬躬身子。
  武则天抬起头来睨了她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批阅奏折“把衣服穿上”
  妲己这才边摇尾巴边去床头拾起衣服穿着在身上,武则天抬头望了一眼,脂肤上布满了红色的印记,也有几些个红的发青。
  难道狐狸的魅惑与生俱来吗,武则天从来没在床上过分的主动,疯狂的索求。隔着床榻和书桌有一道纱做的帘,少女更衣姿态婵媛,在剪影中越看越染了情欲。
  “昨夜爱妃感觉如何?”
  “主人弄的妲己很舒服~妲己很喜欢!”妲己穿好了华服,小碎步跑到武则天身边着好了席。
  窗外耳闻到鸟吱吱喳喳叫个不听,墙根那颗花树长开了,棂缝间透漏出了娇嫩的颜色。
  武则天稳了笔,托起妲己的脸。妲己不赧赧躲避,仍是回望着武则天,视线交缠相融,好像回顾了一夜的温热,即使她的眼睛里没有感情,她的胸腔里没有心,武则天沉溺在她眼中纯净的一片净土。
  稍微抻了一下头就贴上了妲己的唇,武则天舔舐着,扯咬着,朱红色蹭染到了妲己的脸上。舌尖濡湿的水声在耳朵里盖过了鸟儿的鸣叫。一个吻,深长。
  之后有公公叫武则天雨露均沾,后宫那些个男宠都不乐意了。
  武则天笑了一声。
  “无所谓,他们可以回家过年去了。”

  —七月初五
  武则天今天显而易见的不同。
  她着了与昨日一样的裳,梳了一样的鬓,可是她就是不一样。是她的眼神,她心里所想的事情,妲己不敢像往常一样去跟她谈笑,只是一言不语地看着武则天匆匆坐到塌上,拿起水碗又重重掷下,沉着嗓子道:“倒茶。”
  妲己给杯子里满上茶,看杯子能承的最后一滴水归进水面,像躲人一般离开了远远的。
  武则天看妲己的反应,捏着杯子重了一个力道“避着朕作甚?还能吃了你不成?”
  虽然这么说,武则天的神情言语却真是像要吃人。妲己只是摇摇头,仍然站在那儿岿然不动。
  瞬间如时间凝固一般,没有人吭声,连门外时常聒噪的侍女也一言不发。刚着上的香,一丝一缕的地朝空中匀去,慢慢消失的无影无迹。
  妲己默默地等着她开口,看着昔日她傲气的脸悄然失色。
  武则天看了一眼尾巴都垂下去的妲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转到托着脑袋,低了眼睑,看自己龙袍加身,好不威风。
  也许不是这样,其实自己是被禁锢住喘不过气的笼中鸟。
  “妲己。”武则天望向妲己,悄然地开了口,让妲己颤了一颤。
  “我不甘心……我有美貌,我有力量,我有无上的权利,却要被那老头子指使!”武则天的拳头捶上了桌子,妲己有些慌张。
  不是慌别的什么,她想起了之前接到的命令。
  了结了她?妲己不想。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自己好似找到了心一般,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空荡的胸腔偶尔也会有什么在里面跳动。自己也会面容通红,自己也会想挽着她的手臂。可是,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
  武则天颤巍巍地站起身,步到妲己面前轻轻托起她的脸。“你……觉得如此就好吗?”眼里蒙上了一片悲凉之意,视线交汇间感觉到了妲己的不安“奉我为主便好吗?你不想唤我媚娘,同我平起平坐吗?”
  而换来的只是“请吩咐妲己,主人。”

—七月初六
  今天下了场瓢泼大雨,天仍还阴着,小雨淅淅沥沥地洒向地面。花园里被雨水打的坑坑洼洼,花儿却被滋润地更妖冶,如同水晶一般透彻,映出妲己的身姿。
  武则天一言不语,看着少女撑着把小伞瞧着花儿。雨从伞顶滑落伞端,滴到妲己的尾巴上,她却好像浑然不知的样子,不做反应。
  时间长了两个人配合出一种默契,武则天想叫妲己的时候,妲己就会乖乖的转过头看着武则天等待指示。
  武则天勾勾手指唤她来,妲己便走入廊坊,收起油伞抖了抖,递交给下人了。
  待伞稳妥交予侍女,武则天就喧他们退了。
  “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吗?”
  妲己沉吟几秒,摇了摇头。
  “明天是七夕,恋人间过的节日”武则天揽过妲己的腰,两人身体抵在一起。顿了一顿,武则天对上妲己期待的目光问道:“你想要什么礼物吗?”
  妲己把头枕在对方肩上,心里思绪从没有过的繁乱。她想了很多,比如“我希望主人不要跟师父造反”,比如“我想我们永远在一起”,可是她眼神从期待又沉入了深渊。
  “妲己想看看你的心。”
  武则天对此不语了半晌,手一松退步一尺,留下错愕不已的妲己独自朝大殿前去。
  女皇眼中尽是猩红。她的心?妲己怕是不知道武则天用情多深,她恨不得挖出自己鲜红跳动的心让她看看,她恨不得把自己的爱演的肝肠寸断。她沉溺于妲己的一颦一笑,跟她在一起的时光。武则天想骂人,用一句“我他妈对你撕心裂肺”堵住那个小妮子所有的话。
  “朕就给你看看那心。”
  当夜,传来了那位老人的死讯。

—七夕
  妲己醒了,被几个传事的太监吵醒的。
  她脑子里嗡鸣一片,窗外的雀子鹊儿一只也没了,侍女说是去搭鹊桥去了。挣扎着爬起身来,整个宫中乱做一团。
  “完了……完了……那个妖女!!是她蛊惑圣上的!人类和魔种和谐相处怎么可能!”
  “她就是第二个芈月……第二个纣王啊!”
  “那又如何呢!姜太公……已经死了!”
  死了。
  妲己胸腔的部位猛烈的震动着,刺痛着,拧着。是为什么呢。
  武则天也将走向纣王的道路。
  “人类和魔种共存?天大的笑话,这是逆天而行!”
  除了武则天?
  那个爱着妲己的,宠着妲己的,为了妲己做出如此动荡朝廷之事的,失了理智。
  有个叫元芳的小密探跟妲己说,女人就是这样,一涉及到感情就一点理性都没了,爱一个人就心心念念的全是一个人。
  男人们为国奋起,女人们乔装打扮,盼着心仪的郎君儿在七夕晃入眼睑,递上礼物一点,和和美美共度七夕佳节,互不干涉。
  在妲己的立场上,却相互牵引。
  昨夜风雨大作落红许多,天仍阴着,人糟乱着。
  谁知之后是何时,圣上着了朱砂色的皇袍,依靠在门旁瞧着妲己,跟那姣好月色下一样的身影。
  “妲己,想朕了没?”
  “主人……”
  “朕给你准备了最好的七夕礼物!朕将致力于人类和魔种和谐相处,以后我们在一起就无人可以提出异议了!”
  “……”
  “朕把姜子牙那老头杀了!以后谁敢拦咱俩!”
  妲己点了点头,拥入武则天的怀里。
  “您知道主人对妲己有多重要吗?主人就是妲己的衣食父母,是妲己生命的全部。”
  “所以呢?你要……嘶……!”
  妲己的手穿过武则天的腹部,沾满腥臭黏腻液体的手散发着粉色的幽光。
  “妲己……亏……朕还那么相信你……朕那么爱你……”武则天倒在地上,意识渐渐消了去,视线迷离了去,手还指着妲己,指着她喜欢的女人。
  “我都是为了你……我真的爱你……”
  她倒在血泊里,看着模糊的少女妖狐
  妲己的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接踵而至,低下眼埋了绝望,埋了悲愤,嘴里念叨着什么张张合合缴的嘴角也流出鲜血。
  今天是恋人的节日。
  妲己俯下身圈起武则天的脖子,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媚娘,谢谢你找到我的心……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
  今年落的红,又多了一点。
     
                                             终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