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干物男花花(?)

#承花#
#梗源干物女weiwei

  「喂喂?」
  「嘟嘟嘟⋯⋯您拨打的号码⋯⋯」

  承太郎坐在街口的咖啡厅里,看着被雨色渲染的斑斓夜景。挂了那通电话又拨出同一个号码,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项无用功,右手拿着电话,左手舒展着自己的眉头。

  「喂喂?」
  「嘟嘟嘟⋯⋯」

  一通接着一通

  「喂?」
  「嘟嘟嘟⋯⋯您拨⋯⋯」

  再打一通又一通

  「喂喂?」
  「嘟⋯⋯」

  直到一个号码闯入承太郎的视野。他心悬了一下又跌下来。
 
  「是老头子吗⋯⋯?有什么事?」他的声音略显疲惫。

  「赶紧回家!臭小子!你想让我的宝贝女儿哭成福娃贝贝吗?!」电话那边传来的怒火冲的承太郎不小心颤了一抖,老而意外有精神的训教却不叫承太郎放在心上。

  「⋯⋯我还有事,一会就回去。」然后挂断了电话。

  再打一通吧?

  拨出,未接听,挂断。重复了一遍,叨念着再打最后一通,然后不受控制的又打了三通。
 
  「不能再打了」

  可是根本停不下来

  远处灯塔上男女老少的欢呼喧闹这里都能听见呢,承太郎听着烦了。或者说是只有承太郎能听见?

  再打一通就回家吧。

  重复。

  承太郎撑起伞,走出了咖啡厅,漫过潮湿街头,漫过倒影着霓虹灯的湖。漫过对着自己尖叫的女人们,漫过想要恋爱的念头。别再想了,会过去的。

  那就再打一通吧

  「花京院典明」
 
    雨声

  「嘟嘟嘟⋯⋯您拨打的是空号⋯⋯」

  #就这样嘟 嘟 嘟 嘟 嘟⋯⋯
  哇我真的不会写糖,弟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