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王者荣耀#东吴闺蜜组
  【隐晦表现,注意暗飞刀_(:зゝ∠)_】
1.爱着孙尚香的男人说
  那场战争之后已经过了两周了,乔婉那个小姑娘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对于尚香来说,失去的还有光明。
  我亲手给她眼睛缠上的绷带,她静静的一动也不动。失明的事实让尚香变了个人似的,安静多了。
  我和公瑾搭伙骗尚香说她还卧病在床,可每当尚香唤她名字,她都会因为“乔婉”的一声不吭而露出为难的表情,而公瑾更显得怅然若失。乔婉房里四周总是静静的,只伴着烛火燃烧和尚香活动的声音。
  我不叫尚香触碰乔婉,说她眼睛碍事会弄伤她。尚香许久没有搭话,在寂静的气氛中她突然笑着说:“我知道啦!她那么娇小,跟本小姐的健康体质没得比!还是不能乱来……不然周公瑾非烤了我不可……!”
  自尚香醒来就紧紧抱着乔婉那把大扇子,跪坐在那姑娘的床边唱歌。
  唱的真的很难听,说是噪音都像在夸她,公瑾和乔婉对她的歌声都没辙的很。公瑾精通音律,府中乐姬有之为“曲有误,周郎顾”而相争在乐曲中出点岔子,好引起周公瑾的注意,乔婉曾认为尚香是为了接近公瑾而故意演的五音不全而生闷气,谁想真是这么丢人……
  我问尚香,为什么要唱歌呢?
  她回答我:“乔婉老嫌本小姐唱歌难听,我试试把她躁起来”
  “……哈哈,小香香好聪明啊”
  “是吧!!本小姐才不像周瑜个小小蝇蚋,喜欢的人受伤了什么办法都不想,只知道难过!”
  她纤弱的肩膀耸起,脸上挂满了笑容,只是双眼紧闭着,紧闭着……那双能映出星辰的双眼已经不见了,这几天的天色也黯淡无光。尚香真的很好骗,她从来不怀疑我有没有骗过她,不论我说什么,她总是……
  用已经不在了的,那么澄清的眸子看着我的心。
  “玄德,你在不在?”她突然环顾着四周瞧起我来,嗓音有些嘶哑。
  “在啊,想喝水?”
  “嗯,麻烦你”
  孔明开了些药方子,说是比较好喝,还能保护一下大小姐的嗓子。为了避免出岔,我亲自去抓的药。我和子龙一起,跑到最好的药铺,去抓最贵的药材。每一个字我都能背过,每一斤药材我都能掂量,我不允许让这药有半点的闪失。
  当时郎中返回来了一张纸条。
  “这不是方子,您收起来吧”
  你猜我错递过去的是什么?是孔明开的最有效的药。他说:“只要说出真相,她便解脱了”这话……谁不知道呢!我也不想骗她,我更不想她难过啊……因为我比起任何一个人,要更爱她。爱的多,爱的情深意切,爱的无可自拔。
  我把药给她,她泯了一口,突然笑了。
  “真好喝!这什么东西!”
  “是饮料……孔明发明的……”
  我看着她的笑容,眼泪不声不息的从脸颊滑落。门外好像是翼德唤我。我擦了擦眼睛离开了。
2.爱着乔婉的男人说
  这个没有退路的馊主意是玄德想的。当时我脑子一热就答应配合了。到现在我很能明白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尚香是孙策的小妹,我不看天不看地,也不能不看伯符的面子。我跟孙小妹情分不比谁要浅,她小到大我都看着长起来了。看到玄德给她绑上绷带的瞬间,我有些忍不住泪水。
  伯符一定在怪我,在天上跟小乔说我的坏话。
  尚香又在唱歌了。无法入耳。她对着那空荡荡的床痴笑着唱着爱歌,我听出了曲子中的希望和哀伤。有时我想,如果我也瞎了就好了,我跟尚香一起呆在床前,她也还“在”。比起骗尚香,我几乎把自己骗进去了。我准备的很充分:郎中,药,每日负责漱洗的侍女。
  侍女一个个戏演的比刘备还好。从门缝看过去,我还真以为床上有个人。
  “小乔”
  我突然醒悟过来,我得不到回应,原来我跟尚香一样失明了。只不过失明的是我的心。
  “你别进来啊,小乔漱洗呢!”尚香冲着我做样嚷嚷,都看不见去还要背过身捂着挡在绷带下的眼睛。我看着空荡荡的床发呆,侍女们忙上忙下的,对着一团空气。我听着拧水滴进盆皿。
  “我是他夫君,有什么见不得。”
  “你是什么夫君啊,乔婉卧床不起而已,你看看你那天晚上哭的跟死人了似的”
  她说乔婉死了那天晚上吗。那天晚上我头一次哭成那样。她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人是真没了。
  “我爱小乔,爱她的每一处,也惜她的每一处。吵到你了?”
  尚香摇摇头,然后问道小乔好没好。
  侍女看了看尚香,瞧了瞧我,应了声“好了”就退下了。
  我站到床前,吻向一团空气,沾着些小乔头发的味道。我好想她,她以前就那么恬静的睡在这里,我敞开帘子,阳光打在她的小脸上。她睫毛轻轻颤了颤,发出些许呜咽。她……
  “公瑾?”
  我回过神来,低下身子。“唤我何事啊?”
  “置办点糕点来,我要馋馋她。她就好这口!”
  我懂得,我知道她喜欢。巷口那个戴头巾的小师傅做的她最爱吃,不光香甜,还做成花的形状,用小纸袋包着,缎带扎着。我太喜欢看她满心欢喜的样子了,我经常买给她吃,看她抱着纸袋满足的样子小跑小跳,看她吃起糕点来沾了满嘴……
  眼睛眯成一条缝,眉毛舒展开了,称赞真好吃。
  我摸了摸尚香的头,就像摸小乔那样,她特别喜欢我这么摸她。
  我嘱咐侍女们天一黑就帮忙点上灯。我带上盘缠去了巷头。
3.看到了大事的侍女们说
  我们两个一直服侍乔婉小姐,她平时待我们很好!而且是个美人,性子很温和。
  孙小姐不一样呢,她待我们好凶的,但是乔婉小姐还是很喜欢她。她们经常一块玩,一起聊天饮茶吃美食,一起爬树抓虫练习武功。她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有一次我旁边这个傻丫头忘记关门,把乔婉小姐冻坏了,尚香小姐知道了之后狠狠训斥了我们一顿!!
  “真是受不了!!你总是忘记关门!”
  而乔婉小姐也总是不去关。她说风是温柔的,她喜欢吹风。
  回归正题,尚香小姐骂了我们之后,把我们赶走了,亲自照顾的乔婉小姐。出乎意料!尚香小姐把乔婉小姐照顾的非常好,我们好像是多余的一样……唉,好像又是瞎说了!
  所以我们可以理解这些事情的发生,我们愿意帮助都督和皇叔。你不知道的,我偷偷告诉你……!尚香有的时候会说些很深情的话,说着说着就哭了。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尚香小姐,她好像很喜欢很喜欢乔婉小姐,比喜欢权儿还喜欢。
  权儿是我们私下叫的……不能外传!尚香小姐和乔婉小姐都这么叫。孙权大人会发火儿的。
  乔婉小姐最珍惜的东西是一面铜镜,是尚香小姐送她的礼物。镜子边上刻着特别好看的花纹,做的很精致,背面还歪歪扭扭的刻着“孙尚香赠”
  “好好笑啊,要是没有那几个字的话,我们可以拿去当个好价钱呢!!”
  “你这死丫头,再乱说我们就把你丢到池子里去!”
  有一次尚香小姐玩炮把铜镜轰破了,乔婉小姐哭着熬了一整夜,把镜子拼起来了。
  乔婉小姐那样……看得我们甚是可怜……哦哦对对对!说到池子,我看到了哦!尚香小姐和乔婉小姐在去年夏天下水去玩的时候,抱在一起了!我们装作回避,躲到别处去看。尚香小姐把乔婉小姐抱到池子的边缘上,乔婉小姐稳稳地坐了下来,他们俩几乎是平视。两个人牵着手,轻巧的说着耳语,然后然后……她们亲在一起了……!
  不说了……天黑了,我们该去点灯了。
  我点亮了上床沿灯。已经秋天了,风特别大,我要去给尚香小姐找件外套了,她冻的发抖呢。我让另一个姐妹换被褥去了,说是要铺的厚一点,好不让人起疑心。真是十全十美,我们无法不称赞我们的良苦用心。
  “你记得关门啊”
  “嗯?你说什么?”
  她已经走远了。
4.蒙在鼓里的孙尚香说
  小乔太安静了,连卧病在床都这么安静,我甚至以为她死了!连呜咽也没有,也不“哎呦”一声。我只能唱歌,每日没夜的唱,唱的嗓子疼。说来也奇怪,孔明那饮料又好喝又保护嗓子,我怎么唱也都逍遥似神仙!唉,其实也没那么神,现在搞得本小姐嗓子都哑了,说句话都难受的要死。她病的也太重了,我担心她再也不会从床上起来了。我试着幻想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为期很长的恶作剧。
  这么骗我感情,一定是为了报那次池塘边的仇。 那之后她对我很明显有了隔阂。
  真讨厌人,她明明说也喜欢我呀?我以为她真的开始讨厌本小姐了,直到上了战场。前几天是顺水局,对面被我们打的哭爹喊娘,后来形势不对了。
  我们的人马大抵败走,死伤惨重。剩下的人不多了。我带了些人独走,中路遇到了埋伏。具体情况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没有没有,本小姐完全没有刻意逃避,或者害怕什么都,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就记得,当时我们这几乎全军覆没的时候,小乔跳出来了。
  她来了我有多高兴,你一定不知道……!就算知道你也不清楚。你没被她救过,你没有发言权。她小小的身影挡在我前面,让我撑住。甜甜糯糯的声音,把我喊醒了。她为了我这么努力,我躺在地上不像话!即使我的衣服染成了红色,血从我的头汩汩渗出,顺着我的脸流下来,我的意识都快消失了,眼前被疼痛糊成了一片,脑子里嗡嗡作响。
  即使我觉得自己要死了,我还是能看见小乔她——她站在那里,挥动着大扇子,风啊,花啊,粉色的世界降临了,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听从她的调遣。拂过我面颊的,那是一阵温柔的风,温柔的腥风。我想提起大炮,但是很奇怪,平时轻而易举就提起来了……那时候那么沉。我举不起来,坐不起来,我还是不像话的坐在地上。挺丢人的……本小姐几时在喜欢的人面前那么丢人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突然中止了。一切都中止了,我的疼痛,嗡嗡作响的声音,血也不流了,风还在轻轻的吹。
  “香香——你真的喜欢玄德啊?”
  “不可以骗自己啊!你要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恋爱可是很美好的东西。”
  “香香这么可爱,你喜欢的人一定也会喜欢你~”
  “喜欢……当然啊,小乔最喜欢你啦”
  “可是你不该那么做的,周瑜大人他……”
  “快要打仗了,我们不能再玩乐了”
  “香香!香香……!”
  “香香!撑住啊!你不可以离开我……”
  “香香……”
  “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可是……”
  那之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回来我就看不见了,小乔病成这样。其实我想让她照顾我的,就像那次我照顾她一样。我当时都要把脑子掏空了,我一直在想别人怎么照顾我的,我就怎么照顾她。真的很费劲!!小乔真是没心没肺……干嘛病了呢!不叫人省心!
  我的纱布有点湿了,我就摘下来了。没有哭,本小姐才不哭。哭什么?闲的没事干。
  风有点大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天气不好吧,而且已经入秋了,风大是必然的。哎呀,该不是那个下女又忘记关门了吧!我都听见床上吊着的烛灯在晃了。我稍微抬起了头,烛灯晃的很厉害。我想抬手把灯扶正,突然手指上一顿烧灼的温度把我逼退了,好烫……好烫……黑暗中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我什么都看不到,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使我疼痛,我清楚这黑使我感到自己的孤身一人。
  “刘玄德”即将破口而出,然后封在了嗓子里,撕扯般的疼,啊!!!!有东西掉到嗓子里了……!!是灯蜡……好烫……不行……好痛苦……我要赶紧去找……唔!!!!
  脑袋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啊啊好痛苦,嗓子里,手指上,头上的伤口撕裂了……熟悉的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脑袋上流下来了……热乎乎的液体,在我的脸上流。泪?还是血?我还听到了什么掉到地上的声音……碎了,那个东西碎了,好像不会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就像我一样。
  然后我沉沉睡去了,睡去就不会感到痛苦了。
5.孙尚香梦到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了,身体好轻的!!一点也不痛了,嗓子也好了,眼睛也能看见了!!许久未见光亮,这清晨甚是刺眼……但是我一定要看看乔婉!!她怎么样了!
  我揉搓着眼睛,渐渐熟悉这光亮,我能完全的睁开眼睛了!
  我昨晚是梦游了吧?怎么躺在地上睡觉。原来是撞到桌子了……本小姐平时睡觉可不这样的!咦?这面铜镜,小乔还留着呢啊?糟了糟了,又给她撞碎了,她好不容易拼起来的!我赶紧把最大的那块拾起来了……诶?
铜镜上映着乔婉的床,那个小姑娘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我。
  “小乔!!你醒了……你醒了……”我扑过去,抱住她。真好,她还是软软的,身上发着桃花的香味,她还是那么好看,病痛没有夺取她的美颜,她解开头发披在肩膀上的样子我也喜欢……我好喜欢,我好喜欢她……她醒了……太好了……
  “你终于醒了……你听见我唱歌了吗?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我吃了好多你爱吃的东西!你喜欢的大都督一直照顾我你嫉妒吧!!你呀……你呀……”眼眶热热的,眼泪流出来了,把我积压好久的全流出来了,流在她衣服上,她静静的一言不发,听着我的牢骚,抚摸着我的背。
  时间静好,过了好久好久,就这样。
  “尚香”
  她唤了我,唤了我的名字,看着我笑。笑的那么好看。我想跟她永远在一起。
  太好了。
——————————————————————
  “小香香?!!?”
  “尚香怎么了?!”
  “尚香小姐??!!!!”
  一堆人围着一个小姑娘的身体。她还躺在地上,脑袋上留着血,嘴角挂着笑。闺房的被单上滴满了蜡。
  此事请君莫掉泪,若不是天公作美,她们怎还能如此携手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