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吃鸡肋

喜欢一脚踏进冷坑的文手
企鹅请戳2646003774

【玉青】下棋修

  “呵,阑珊星斗缀珠光,七夕宫娥乞巧忙。频频看着女弟子在我眼下将织品与心仪郎君赠来赠去的,心中还是有些不平呢。”玉书稳当落下一子,看着几乎被白棋占满的棋盘,笑脸又收敛大半。收手回去摸了一把黑子,拣起一个拿到手中。
  “阿书还心有杂念,时常胡言乱语,是修行的不够。”青石紧追不舍,又断了青石一子的气。青石语气不瘟不火不急不慢,似乎是习惯了青石将败之际乱找换题的陋习,毫不动情。
  玉书收回自己凉了的子,叹一声,沉吟半晌才走了一步,又叹一声。可能是即将到来的败北让玉书悲极而喜,竟又笑了出来。
  “那师兄总赢我棋,这算我棋艺不精,还是师兄棋艺超群?”
  “皆有。”青石用棋子回应着玉书那点儿烂在他肠子里的小计谋。“师弟艺虽不精,品亦不差,棋理一般但不逾其规,还算守礼。”
  “师兄不愧为五道兼修的至尊棋手。我跟师兄下了万万局棋,为何我还是不精?”玉书看棋局不妙,青石又看破了自己的心思,破坏了自己的阵,让自己前后无路。只能另起一计,渴望东山再起。
  “别这么急躁,你赢过。”青石依旧笑的如沐春风,继续下着棋,让玉书这伶牙俐齿的小师弟肯输得心服口服。“说多了就显得无礼了。”
  玉书哑口无言,只得继续一步一步走实了自己将输的命运,突然想到什么,便又笑着说:“师兄,待我哪天再胜,你满足师弟一个愿望可好?”玉书的狐眼弯起来,唇边笑意愈浓。
  就算青石看不到师弟的笑颜多狡诈,也猜到一半。玉书不服输,总有些小孩子气,继续下棋不理便罢了:“下好了,应棋。”
  “青石上人难不成怕了?这不好吧。”玉书把手里的棋子在棋盘上敲啊敲,双眼紧紧盯着师兄不放。
  青石有些被玉书给说恼了,赶紧打住:“阿书没礼貌,再胡言乱语就回去打坐。”
  “无志者不成,总得给我点盼头……”玉书摇了摇头,观棋少刹眼前一亮,一颗字落的底气满满。“师兄,怎样?”
  “不错,终于不是废棋。”
  玉书被青石夸的又喜又恼,但正如青石所说,可贺这一步不是费棋。玉书终于不再多说埋头于胜负。
  香炉中飘出的烟雾将药香弥散到空中,严实的屏风将两人从偌大的天璇宫里隔绝起来,玉书抬眸督见青石虚无的双眼,仿佛又被吸引进去,玉书被紧迫感威胁着有些喘不上气,青石的五官面貌刺的玉书心里发涨。
  青石的视线突然与玉书相对,好似这人世间丢失了一段时间。
  “还需修炼。”
  玉书低头一看,方才自己还信心满满的局已经成了这局败棋的铺路石,绝望感让他一瞬间清醒了不少。
  “师兄……再说说愿望的事儿吧……”
  “阿书该忌贪了。除了你,又有几个人能待在天璇宫这么久?”青石扶着桌子站起身来,碎发遮挡住眼睛,他却全然不知。
  玉书想伸手为他绾到耳后,这份热切让他不甘。
  青石薄唇抿出笑,眉间舒缓,伸出手触摸到木屏风上的参差,他感受到玉书的目线在他身上打的愈加炽热,真可惜了看不到师弟不甘心的表情,但总要给个下马威,便回头笑道:“说你不逾矩,阿书可别做不到。”
  “……”玉书的笑意终于被打散了,平时两人常是满面春风相对坐,而青石总能让玉书吃瘪吃灰了脸。
  什么做不到做得到,玉书有点想较劲,又只能作罢。
  “师兄教训的是。”
  忌贪,忌贪。

评论(1)

热度(3)